Sondrel China

Sondrel中国工程师的英伦之旅

新闻稿   •   2015年08月21日 15:29 CST

Sondrel中国工程师的英伦之旅

Sondrel英国总部位于Reading往西一个叫Theale的小镇边上。这里十分宁静,周围有大片的湖泊,绿树,不知名的小花,在公司外甚至很少能看到行人。与中国的业务模式不同,英国的工程师大多一起在Sondrel的办公室共同完成项目,“在上海,客户更希望工程师在他们的公司完成工作,因此有很多工程师我都还没有见过,”Colin说,“在Theale办公室,所有的员工都互相认识,更有一种同属一个团体的感觉。”Theale办公室的员工来自世界各地,午餐时候我们总能从桌上不同国家的饭菜体会到Sondrel作为一个小团体的包容性及多元化。

Sondrel利用周围的自然资源组织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 穿睡裤上班日,射击,踢足球,打羽毛球,在我们CEO Graham家大大的院子里开party等等。

今年2月,Sondrel中国部的Sidney和Colin加入了英国的团队,体验了与在中国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Sidney是来自西安分公司的Senior Consultant,此次是第一次来英国;而Colin是上海分公司的工程师,此前曾在英国攻读大学,对英国的人文环境有一定的了解,二人对这次访英各有不同的体会。


环境好素质高,但是英国人不睡午觉

感觉英国怎么样?跟期待中的有什么不同?

Sidney(S): 英国环境好,人口素质高。跟期待的差不多,毕竟在电影电视上经常能看到英国的各种事情。

Colin(C): 很适合户外运动,比如远足,骑车。之前开会的时候,还能看到小鹿在外面转悠,有时候还可以看到狐狸和兔子。我们一个天天要和电脑打交道的公司居然位于自然环境如此和谐的地方,这是在国内不太能想象的。

Reading在这边算是中大型城市了,在这里生活有什么体会?

S: 与国内相比还是小,在Reading市里出门靠走路或者骑车几乎就足够了。生活肯定与在国内相比还是不一样,最大的区别就是要自己做饭了,没有出门各种实惠好吃的小饭馆的便利了。在这里偶尔出去吃还可以,天天吃西餐真是吃不惯。周末我最喜欢去周围城市转悠,领略各种人文和自然风光。目前已经去过了伦敦,温莎城堡,牛津,巴斯,巨石阵等等;还去看过歌剧,远足。

C:我们平时住在Sondrel House,是公司提供的住处,在Reading西边。房子一共有三层,四个房间,两个卫生间,还有一个小院子,时不时邻居的猫还会跑过来玩。每一个房间的窗户看出去景色都不太一样,我最喜欢的还是顶层,夕阳西下的时候从房顶的窗户看出去特别好看。在公司,工程师年龄都稍微偏大,共同的话题会比较少。后来几个同龄的工程师也加入了我们的团队,慢慢就和他们熟络起来了。周末会一起聚餐,出去旅游啊看电影之类的。

还有什么跟国内不太一样的?

S:他们居然会生吃芹菜,大辣椒,菠菜,之前我只有熟了才会吃。

C: 在中国午睡是约定俗成的,午休的时候一般会趴会儿,但英国人没有午休时候午睡的习惯。

觉得自己目前最有成就,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S: 更加独立,厨艺长进。我凭着现在的厨艺已经可以做出一桌八道拿手的菜,招待公司的同事和朋友了,还被夸好吃。最开心的是每周末出去转悠,已经去过了很多周围的城市。


很投入,很敬业,很严肃

通过什么契机加入了Sondrel

S:当时在从上海到西安找工作,听别人介绍认识的Sondrel。这次来英国是和英国的工程师一起完成项目。

C:大学学的EEE,所以毕业以后找的就是这方面的工作。通过同学介绍认识sondrel,当时他在参与宁波诺丁汉第二期的培训。于是我就参与了三期的培训,之后直接进入了公司。

你们都参加了宁诺培训,能说说这个培训跟在大学读书有什么不同?对工作有什么帮助?

S: 培训比较有针对性。我在国内读的大学和研究生,学校一般学的是基础知识,在后端设计这一块不太会设计到,都是学术圈子,跟业界有一定差距的。而培训的好处是,不是由大学老师来教,而是公司的工程师来授课。他们都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会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比较新的概念和技术。

C:我那期当时是一个法国的工程师授课,英文教学,算是提前适应了一下工作环境。大学里没有能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实用的、比较先进的软件的能力及资源,所以在诺丁汉培训让我提前对工作有一个系统的了解,及对这个行业有一个笼统的概念。你对工作时候需要用到的知识有一个轮廓后,在以后工作中会更清楚有哪些自身需要补充改进的地方。课程类似于一个课题,小项目的模式。

在英国的工作环境和氛围有什么不一样?

S:在英国这边他们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完全是分开的。但是上班的时候,每个人都特别专注,很投入,很敬业,很严肃。每天一开始工作,从早做到晚,中间就喝杯咖啡吃个三明治,很少说闲话,根本不分心。在中国的工程师们工作得也十分用心,但是一般做一阵都要稍微歇一下,而这边英国的员工几乎是不休息的在做。还有就是英国团队的成员大多都是有丰富的从业经历的,有的工程师已有二三十年的经验,相比之下国内大家都更年轻一些。这大概跟这个行业在欧洲已发展多年有关。

C:和在中国一样,团队合作是我们工作中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工作模式。在国内客户更偏向于让工程师在自己公司做,英国更多是工程师在Sondrel自己办公室里完成工作,所以也有更多机会去向更有经验的工程师请教,也更了解公司里的每个人。

那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活动?

C:射击,散弹枪打飞碟,而且用的是真枪! 这是项传统的英国运动,原本是要击中空各种鸟类,射击场用飞盘代替真实猎物,还有一个可以在地上弹起的模仿兔子。我们一共将近20多人,分成三组,先练习,然后比赛,最后选出了“Sondrel Top Gun2015”, 本年度最佳射击手。还组织了踢足球和打羽毛球。

S: 还有种辣椒比赛,就在办公室的窗台上种,绿油油的一排,比谁的长得高,目前好像还没有长出辣椒的来。感觉这种比赛在中国办公室应该搞不起来,在中国还是种香菜吧。


大家都会遇到问题,但总会有解决方法

在全英文的工作环境中沟通会有障碍吗?

S: 我以前经常看美剧,更习惯于美式口音,这半年对英音也习惯多了,觉得还挺好听悦耳的。全听懂肯定还是有一定障碍的。但是英国团队的工程师一直很照顾我们,在跟我们沟通的时候会故意放慢语速,说的很清晰,所以工作上的交流都没有什么问题。

工作中遇到的挑战够多吗?

C: 挑战是肯定有的,这是我做的第一个项目,也是Sondrel欧洲区第一个16nm工艺的项目。虽然有一定难度,但这正好能激励自己更快的学习到新的知识,对许多设计流程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最大的挑战一般源自那些方面的?

S: 这个项目采用了新的工艺,新的PR流程,也是客户的第一款产品,大家都想努力做到最好的那个结果,自然而然就会有很多的挑战。芯片设计本身就是从不变的本质中寻求新的解决方案,并且每个项目都会有不一样的地方,这是工作中最大的挑战,但同时也它也可能成为最大的乐趣。

如此频繁的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挫折,是怎么一种保持动力和斗志的?

S: 专业精神和职业素养吧。何况在工作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过一些困难,但是总会有解决的方法在的。有问题可以向别人请教,和大家一起讨论。

C: 这里的工程师虽然很安静但都很乐意力所能及的提供一些帮助,而且都是真的很用心。他们的很多建议让我受益匪浅。所以即使挑战比较多,我们也不缺乏信心。看到身边这么多敬业的工程师,我也会更想早日变得和他们一样出色。

工作中获益最多的是什么?

S: 向这边资深的工程师请教并与他们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思路都开阔了很多,深度广度都得到了拓展。项目中出现的问题可能会很多,但这样反而可以接触到一些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域,才能更快更好的学到更多的东西;比如 debug,碰到错误要想办法找到根本原因去解决,这样才会不断进步。

下一步有什么 目标?

S: 夯实在后端这方面知识和经验积累,并且在soft skill上面有所提高。

C: 不断努力学习后端方面知识和经验,早日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工程师。

成功源于合作是英盛德作为一家世界领先的系统到芯片集成电路设计公司的一贯理念。对于英盛德来说,合作伙伴意味着共同分担项目的责任以及和大家共同分享收益——包括客户、设计公司、代工厂以及工具和IP提供商。英盛德成立于2002年,拥有欧洲规模最大和经验最丰富的顾问团队,并且拥有涉及设计流程各个方面的广泛专长以及各种行业标准的EDA工具套件。公司设计能力涵盖从RTL设计、验证、仿真和DFT到物理实现的整个IC设计体系,并且包括功耗分析和良率管理。英盛德在高度复杂的数字、混合信号、模拟、低功耗和无线设计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完成了超过250项设计,其中包括低至14纳米的多项设计工艺,所有设计都是一次性成功交付。英盛德在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以色列、瑞典、芬兰和中国设有办事处,为许多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公司提供灵活的服务和方法咨询,帮助他们提高芯片性能、缩短时间和降低成本。